您的位置:主页 > 影视戏剧 > 解析冯氏春晚的新意_娱乐频道_凤凰网

解析冯氏春晚的新意_娱乐频道_凤凰网

发布日期:2021-11-19 02:25   来源:未知   阅读:

  距离央视2014马年直播只剩下2天的时间了。随着更多节目曝光,这道冯氏大餐的菜品逐渐清晰起来,相比以往历届春晚此番冯氏春晚的创新力度不容小觑,引用一句接近春晚核心团队人士的话:“今年春晚有看头!”凤凰娱乐记者通过数次蹲拍春晚审查、彩排现场,采访春晚前导演袁德旺、赵安,及与数位接近导演团队人士的密切沟通,从零散而庞杂的信息中拼凑出了本届春晚的雏形,以下带您了解冯氏春晚新在何处:

  电视导演,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视节目,在工作强度上电影导演完全无法跟他们比,拍电影基本是8小时工作制,可电视导演却要日以继夜的工作。具体到春晚,晚会总导演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睡眠时间都不会超过5小时。袁德旺在接受凤凰娱乐专访时透露,他当导演睡得少的时候,只能休息3个小时。电视导演是一个需要能力更需要体力的工种。

  冯小刚今年已经56岁了。哈文去年执导春晚时45岁,1989年年方29岁的赵安已经开始担任总导演。去年10月,赵安在一次活动上见到了冯小刚,对他说:“我很佩服你,你在干我20年前干的事。”

  但是冯小刚坚持下来了。在刚刚宣布他担任春晚总导演时,舆论一片唱衰之声,甚至有观点认为他有可能因为受不了审查,在中途打了退堂鼓,赵安也对他说:“接下来一轮轮的审查和彩排,你都得过。”时光匆匆,如今看来这些外在困难全都没有难住这位春晚总导演。

  其实,对于春晚和冯小刚而言,最应该被在乎的恐怕应该不是“审查”、“刻板”、“年龄”、“电影导演干电视”这一类的关键词,而是冯小刚的非体制身份。民间的身份超越障碍,令年纪并不轻的冯小刚有胆量去尝试改变春晚。

  如果冯小刚不是一个商业导演,缺乏对电影营销的了解,央视门外的舆论战不会打得这么漂亮(当然作为记者,我们很不喜欢他这样的策略,因为没有新闻可写了!);如果冯小刚不是一个视野开阔的人,缺乏对兼容并包的情怀,春晚舞台上应该不会有“侧躺剧”、“影子舞”这样的节目。

  虽然冯小刚在被确定为春晚导演后,他有关春晚的言论就不乏牢骚、抱怨、自我调侃,但笔者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冯小刚作为非体制内的影视行业工作者在力图改变尾大不掉的春晚。至少有个人叫崔健的人险些唱了《一无所有》,至少有个叫《同学会》的节目想去讽刺下腐败,从这种角度上讲,这场首次由非央视工作人员导演的央视春晚已经成功了,虽然这两个节目没机会在春晚舞台上出现了。

  对于跑春晚口的一线记者来说,今年春晚与以往最大的不同有两点:一是剧组对核心信息控制严格,记者在春晚审查彩排现场很难获取到有价值的新闻;二是央视门外的保安们对外围拍摄的记者们格外友善,不会严厉阻止摄影、摄像行为。

  往年的春晚,参加排练的演员是不能驱车直接进入央视内部的,今年春晚第一次审查的时候也是如此。这样做虽然可以加强中央电视台的安全性,但问题也随之而来:演员们在央视外很可能被在场记者们围堵,进而套取出有价值信息。

  于是从第二次审查开始,只要提前报备过,参与演员们都可以直接开车进入央视内部,除非谁愿意在镜头前面摆个poss露个脸,否则大家只能拍到后脑勺。于此同时,央视的保安们也不像往年一般,会管制媒体的拍摄行为。在央视外,保安们会很友善的跟记者沟通:你们随便拍,只要不拍我们的脸。透过这些改变,春晚剧组意图告诉我们:拍剧组演员没人管,但想在彩排现场套取任何有价值的内容就困难了!

  再讲个故事,虽然已经尽人皆知:因为有记者在彩排阶段公布了蔡明小品的台词,春晚剧组就在微博发了长文声讨,说当事记者有违新闻的真实性原则。这一声明在记者圈引起了不小的议论,大部分媒体人不认为当事记者的行为违反新闻伦理。但如果春晚官方不证实小品细节的真实性,同时作为当事方一口咬定是假新闻,那这位曝光小品细节的记者在新闻操作流程上便存在瑕疵。可是无论谁对谁错,这一纸声明,让春晚话题再次登上了娱乐媒体的头条,至少增加了曝光度,又无损春晚剧组的核心利益,从这个角度看,春晚发布惹媒体人不开心的公告的目的昭然若揭。

  最后讲一个没有太多人知道的故事:某天彩排时,一个演员的摄影师把某网站的记者“夹带”进去,此君若是经验丰富,则应当躲在角落呆看节目,但这位有超强突破能力的记者却不这么想,拿出来手机拍照、发微博!结果被工作人员发现了真实身份。面对问询,他没有老实交代是被夹带进来的实情,而是撒谎说从网上买的票。涉及到金钱,警察介入,他为自己不高明的谎言失去了四小时的自由。而连锁反应是:1)那位摄影师永远失去进入央视的资格;2)剧组艺人统筹负责者由央视工作人员变为武警;3)进台门票制改为工作证制;4)剧组发布声明,声称彩排门票不可售卖,一旦发现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如上可以分析出,剧组的众多举措只有一个目的:春晚可以上头条,但春晚节目内容绝不能曝光。如果把整台春晚比作一部电影,宣传团队一直在把控着信息发布权,有关春晚的内容可以被曝光,但一旦涉及到节目内容本身,他们立刻出手干预。

  在宣传节奏收紧的同时,对节目内容的审查制度却在变松。稍早前凤凰娱乐在专访前央视春晚总导演袁德旺的时候,他介绍说目前对节目的审查相比80、90年代已经宽松很多,不会有专人在彩排阶段对节目进行审查,只是在大年三十直播前最后一次彩排时,领导才会以慰问的名义看一遍节目,同时也算是审查了。不过袁导不搞春晚已经很多年,今年春晚具体的审查方式,他或许并不是特别清楚,比如崔健因为想唱《一无所有》,就被干掉了。

  今年冯氏春晚在舞台风格上最大的创新,或者说是回归,是模仿80年代初期的联谊会式舞台风格,不再使用绚丽的LED灯光幕,突出民俗元素。当然这些都是面子,观众对春晚是否好看的评判更多仍旧放在节目本身之上。

  截至目前,已经曝光的创意节目已经有三个,外加一个有关年糕的创意环节。这三档创意节目分别是“时间舞”、“侧躺剧”和“影子舞”,“时间舞”是由杨丽萍13岁的侄女小彩旗表演,在长达4个半小时的演出过程中,她会一直在舞台上旋转。“侧躺剧”则是一种源于国外的表演形式,由几个演员躺在地上表演,再通过垂直于地面的摄像机拍摄下画面后投影到大屏幕上。“影子舞”也是一个通过屏幕作为内容承载平台的节目,来自匈牙利的舞台团体凭借这一节目创意拿下去年《英国达人秀》总冠军。

  袁德旺曾对凤凰娱乐说,冯小刚是一个电影导演,对电视直播技术不太了解,对综艺节目的导演工作相对也比较生疏。但仅从“侧躺剧”和“影子舞”这两个非常适合在电视荧屏上播出的节目来看,电影导演冯小刚至少没有对小屏有排斥情绪,一味追求大制作、大场面,而是通过很有新意的小屏节目来取悦观众。

  或许有网友觉得这些创意节目都是小打小闹,并非硬货。下面就说说硬货吧。据一位接近导演组核心成员的人士对凤凰娱乐透露,部分重点语言类节目单独录制备播带,没有参加28日的录制过程,同时这些节目也不会参与录制。该深喉透露,这些节目的排练房间都是独立的,并且严格保密,能够观看节目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据悉,冯小刚、赵本山、小沈阳今年都有可能走上前台表演节目。不过,爆料人也直言因为这些节目及有关信息严格保密,最后会不会上,只能到晚会播出时才能揭晓答案。

  凤凰网娱乐讯距离央视2014马年直播只剩下2天的时间了。随着更多节目曝光,这道冯氏大餐的菜品逐渐清晰起来,相比以往历届春晚此番冯氏春晚的创新力度不容小觑,引用一句接近春晚核心团队人士的话:“今年春晚有看头!”凤凰娱乐记者通过数次蹲拍春晚审查、彩排现场,采访春晚前导演袁德旺、赵安,及与数位接近导演团队人士的密切沟通,从零散而庞杂的信息中拼凑出了本届春晚的雏形,以下带您了解冯氏春晚新在何处:

  电视导演,无论是电视剧还是电视节目,在工作强度上电影导演完全无法跟他们比,拍电影基本是8小时工作制,可电视导演却要日以继夜的工作。具体到春晚,晚会总导演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睡眠时间都不会超过5小时。袁德旺在接受凤凰娱乐专访时透露,他当导演睡得少的时候,只能休息3个小时。电视导演是一个需要能力更需要体力的工种。

  冯小刚今年已经56岁了。哈文去年执导春晚时45岁,1989年年方29岁的赵安已经开始担任总导演。去年10月,赵安在一次活动上见到了冯小刚,对他说:“我很佩服你,你在干我20年前干的事。”

  但是冯小刚坚持下来了。在刚刚宣布他担任春晚总导演时,舆论一片唱衰之声,甚至有观点认为他有可能因为受不了审查,在中途打了退堂鼓,赵安也对他说:“接下来一轮轮的审查和彩排,你都得过。”时光匆匆,如今看来这些外在困难全都没有难住这位春晚总导演。

  其实,对于春晚和冯小刚而言,最应该被在乎的恐怕应该不是“审查”、“刻板”、“年龄”、“电影导演干电视”这一类的关键词,而是冯小刚的非体制身份。民间的身份超越障碍,令年纪并不轻的冯小刚有胆量去尝试改变春晚。

  如果冯小刚不是一个商业导演,缺乏对电影营销的了解,央视门外的舆论战不会打得这么漂亮(当然作为记者,我们很不喜欢他这样的策略,因为没有新闻可写了!);如果冯小刚不是一个视野开阔的人,缺乏对兼容并包的情怀,春晚舞台上应该不会有“侧躺剧”、“影子舞”这样的节目。

  虽然冯小刚在被确定为春晚导演后,他有关春晚的言论就不乏牢骚、抱怨、自我调侃,但笔者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冯小刚作为非体制内的影视行业工作者在力图改变尾大不掉的春晚。至少有个人叫崔健的人险些唱了《一无所有》,至少有个叫《同学会》的节目想去讽刺下腐败,从这种角度上讲,这场首次由非央视工作人员导演的央视春晚已经成功了,虽然这两个节目没机会在春晚舞台上出现了。

  对于跑春晚口的一线记者来说,今年春晚与以往最大的不同有两点:一是剧组对核心信息控制严格,记者在春晚审查彩排现场很难获取到有价值的新闻;二是央视门外的保安们对外围拍摄的记者们格外友善,不会严厉阻止摄影、摄像行为。

  往年的春晚,参加排练的演员是不能驱车直接进入央视内部的,今年春晚第一次审查的时候也是如此。这样做虽然可以加强中央电视台的安全性,但问题也随之而来:演员们在央视外很可能被在场记者们围堵,进而套取出有价值信息。

  于是从第二次审查开始,只要提前报备过,参与演员们都可以直接开车进入央视内部,除非谁愿意在镜头前面摆个poss露个脸,否则大家只能拍到后脑勺。于此同时,央视的保安们也不像往年一般,会管制媒体的拍摄行为。在央视外,保安们会很友善的跟记者沟通:你们随便拍,只要不拍我们的脸。透过这些改变,春晚剧组意图告诉我们:拍剧组演员没人管,但想在彩排现场套取任何有价值的内容就困难了!

  再讲个故事,虽然已经尽人皆知:因为有记者在彩排阶段公布了蔡明小品的台词,春晚剧组就在微博发了长文声讨,说当事记者有违新闻的真实性原则。这一声明在记者圈引起了不小的议论,大部分媒体人不认为当事记者的行为违反新闻伦理。但如果春晚官方不证实小品细节的真实性,同时作为当事方一口咬定是假新闻,那这位曝光小品细节的记者在新闻操作流程上便存在瑕疵。可是无论谁对谁错,这一纸声明,让春晚话题再次登上了娱乐媒体的头条,至少增加了曝光度,又无损春晚剧组的核心利益,从这个角度看,春晚发布惹媒体人不开心的公告的目的昭然若揭。

  最后讲一个没有太多人知道的故事:某天彩排时,一个演员的摄影师把某网站的记者“夹带”进去,此君若是经验丰富,则应当躲在角落呆看节目,但这位有超强突破能力的记者却不这么想,拿出来手机拍照、发微博!结果被工作人员发现了真实身份。面对问询,他没有老实交代是被夹带进来的实情,而是撒谎说从网上买的票。涉及到金钱,警察介入,他为自己不高明的谎言失去了四小时的自由。而连锁反应是:1)那位摄影师永远失去进入央视的资格;2)剧组艺人统筹负责者由央视工作人员变为武警;3)进台门票制改为工作证制;4)剧组发布声明,声称彩排门票不可售卖,一旦发现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权利。

  如上可以分析出,剧组的众多举措只有一个目的:春晚可以上头条,但春晚节目内容绝不能曝光。如果把整台春晚比作一部电影,宣传团队一直在把控着信息发布权,有关春晚的内容可以被曝光,但一旦涉及到节目内容本身,他们立刻出手干预。

  在宣传节奏收紧的同时,对节目内容的审查制度却在变松。稍早前凤凰娱乐在专访前央视春晚总导演袁德旺的时候,他介绍说目前对节目的审查相比80、90年代已经宽松很多,不会有专人在彩排阶段对节目进行审查,只是在大年三十直播前最后一次彩排时,领导才会以慰问的名义看一遍节目,同时也算是审查了。不过袁导不搞春晚已经很多年,今年春晚具体的审查方式,他或许并不是特别清楚,比如崔健因为想唱《一无所有》,就被干掉了。

  今年冯氏春晚在舞台风格上最大的创新,或者说是回归,是模仿80年代初期的联谊会式舞台风格,不再使用绚丽的LED灯光幕,突出民俗元素。当然这些都是面子,观众对春晚是否好看的评判更多仍旧放在节目本身之上。

  截至目前,已经曝光的创意节目已经有三个,外加一个有关年糕的创意环节。这三档创意节目分别是“时间舞”、“侧躺剧”和“影子舞”,“时间舞”是由杨丽萍13岁的侄女小彩旗表演,在长达4个半小时的演出过程中,她会一直在舞台上旋转。“侧躺剧”则是一种源于国外的表演形式,由几个演员躺在地上表演,再通过垂直于地面的摄像机拍摄下画面后投影到大屏幕上。“影子舞”也是一个通过屏幕作为内容承载平台的节目,来自匈牙利的舞台团体凭借这一节目创意拿下去年《英国达人秀》总冠军。

  袁德旺曾对凤凰娱乐说,冯小刚是一个电影导演,对电视直播技术不太了解,对综艺节目的导演工作相对也比较生疏。但仅从“侧躺剧”和“影子舞”这两个非常适合在电视荧屏上播出的节目来看,电影导演冯小刚至少没有对小屏有排斥情绪,一味追求大制作、大场面,而是通过很有新意的小屏节目来取悦观众。

  或许有网友觉得这些创意节目都是小打小闹,并非硬货。下面就说说硬货吧。据一位接近导演组核心成员的人士对凤凰娱乐透露,部分重点语言类节目单独录制备播带,没有参加28日的录制过程,同时这些节目也不会参与录制。该深喉透露,这些节目的排练房间都是独立的,并且严格保密,能够观看节目的人更是寥寥无几。据悉,冯小刚、赵本山、小沈阳今年都有可能走上前台表演节目。不过,爆料人也直言因为这些节目及有关信息严格保密,最后会不会上,只能到晚会播出时才能揭晓答案。

------分隔线----------------------------